母亲节了,分享一篇之前转载在公众号上的毒鸡汤吧。 身为同样在外漂泊的人,能确切的体会到这种感受。文 / 慕宸海 这家小店实在太过简陋,我起身关上了低矮的小窗,可飒飒的秋风还是透过缝隙吹了进来。我裹紧了衣服,期待着那冒着热气的面能早些端上来。我正对着墙上廉价的菜...

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和朋友们提起“丧”字,仿佛都深有同感。 特别是二十出头的年纪,我们刚刚成年,却还不懂得成年人的规则,只能用稚嫩的身躯在残酷的生活里横冲直撞。 后来,满身的伤口使我们渐渐明白了真相,生活褶皱中隐藏着许多的无力感。 比如,没有钱,骨肉也要分离。...

“不敢刻意打扰,就怕成了骚扰”不知道你们在看《谁的青春不迷茫》的时候,有没有注意过这段话:“主动联系你两次,就告诉自己,这是一种打扰。发短信你没回,还要打电话给你,也告诉自己这是一种打扰。预约你今天以后的时间,也觉得这是一种打扰。因为担心自己会借助爱的名义而冒失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