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路边上有一个路灯。他就那样站立着,一动不动的,就像个路灯。他在初升的旭阳里站着,在正午毒辣的阳光里站着,在电闪雷鸣的黑夜里站着。日复一日,每天就是一个动作。鸟在他头顶歇脚过,蛾子在他灯光里跳过舞,汽车在他面前川流不息。风从他的肩膀穿过时,他突然就觉得凉飕飕,孤零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