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灯

道路边上有一个路灯。

他就那样站立着,一动不动的,就像个路灯。

他在初升的旭阳里站着,在正午毒辣的阳光里站着,在电闪雷鸣的黑夜里站着。

日复一日,每天就是一个动作。

鸟在他头顶歇脚过,蛾子在他灯光里跳过舞,汽车在他面前川流不息。

风从他的肩膀穿过时,他突然就觉得凉飕飕,孤零零的。

一日,在他身后突然多了一个大坑。没过几天,坑里栽上了一棵树。

“嗨,小树苗。”

小树苗是个活泼的性子,整天在路灯耳边叽叽喳喳。

“我发芽了。”“我长高了。”“这只鸟怎么老在我这儿转悠。”……

路灯静静地听着,一日又一日,和小树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路灯的寿命只有25年,而那棵树的生命是无穷无尽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路灯心里不再是孤独。从好奇,到习惯,再到寿命将近的无奈。

路灯走的那天,天气出奇的好,晴空万里。

树苗眼看着工人把一动不动的路灯装在了一辆大车上。

眼睛上好像被谁哈了口气,雾蒙蒙的。

树枝在风中轻轻摇摆,好像是在挥手告别,也好像是在偷偷擦着眼泪。

风太大,还是心太乱,泪眼朦胧中,树苗好像看见路灯比了个口型:“等我回来。”

过了许久,小树苗长成了英俊潇洒的模样,连那风儿都有意在他这儿流连。

鸟儿叽叽喳喳在他肩头跳跃,树定定地站着,冷冷的,好像活泼的性子也跟着路灯一起走了。

喝杯水